广告
您当前的位置: 科技品牌网 > 资讯 > 正文
科技品牌网-移动版 首页

创投管理机构管理层的责任是什么?

时间:2020-01-09 12:07
分享到:

近期,第一财经对中科院创投推动中科院成果转化及之后的困局、残局的持续报道,引发了我们对其中管理者的管理履职和应承担责任的关注。

19年3月5日第一财经在报道中提到“2017年9月,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筹备工作正式启动,得到有关部委和地方政府的支持,撬动资金总规模100多亿元,备投项目库里包括量子测量技术应用、大型先进质子治疗仪、高性能锂电池、激光电视、先进芯片技术等一批前沿项目。中科院创投时任总经理曾军认为,中科院虽然是科技成果的富矿,但必定还需要通过产业化最终变成财富...”。而公开信息显示中科院创投在19年1-4月期间获得了“中国最具潜力首次募集基金TOP10”、“18年度中国新锐创业投资机构TOP10”、“中国黑马基金TOP20”、“18年度中国最佳募资创投机构TOP10”等10个业内大奖,得到了同行的高度认可。

 时隔8个多月,19年11月18日第一财经在题为《中科院创投困局调查》的报道中提到“原计划今年6月30日封闭的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至今没有封闭,部分已经到位的地方出资要求撤资...,公司高管大换血、员工动荡流失。目前已有十余位员工向劳动仲裁机构提出仲裁申请,要求中科院创投补齐工资差额。同时,更多员工面临着降薪留职或立即离职的选择”。中科院创投前任总经理曾军及许多公司员工对引发公司困局原因的说法是“大股东个别领导故意不决策,任由现任领导班子长期不推进相关工作,导致基金至今未能封闭,应收的管理费没有收到;接着又拒绝执行原计划中的股东增资,导致资金要中断和错误地大量裁员的困境。”

19年12月24日第一财经在名为《两年,中科院创投如何变为残局》的后续跟踪报道中提到“张平(化名)是至今仍留在中科院创投的为数不多的员工之一...他却发现,现任管理团队在筹划更换GP及基金管理人。据他称,多数公司员工对此并不知情”。“而近期,中科院创投的员工还发现了7月15日就已担任公司总经理的曹慧涛居然在12月17日代表其他同业竞争公司国科科传(实为一空壳公司)签字的情况,成果转化母基金跳过中科院创投与地方投资机构广州开发区产业基金投资集团签约了。此时,留守员工的疑问是,中科院创投已经被放弃了?”对这样的总经理作为,公司董事会就不管管吗?

近日,我们联系了曾军,他在“曾军北京”的个人微博中也详细说明了个中原因:“原本公司各方面发展良好,但大股东国科控股现任董事长索继栓因要换我而自19年初一来就在捕风捉影地说我和公司有问题,而曹慧涛这半年来故意陷公司于困境和掏空公司的结果,正好进一步圆了他的说法。十分恶劣的是,索还在隐瞒欺骗院领导不负责任地将院成果转化基金的管理权转移给与曹慧涛关联的个人所控股的企业。能推卸责任对保住索的官位是最重要的,而公司和基金的好坏、地方政府出资人和研究所及员工的利益远不如保住他们的官帽子重要。这是将个人利益、面子凌驾于组织利益和国家事业之上的典型事例,也是国有企业极少数领导因所有权缺位而出现的一种较为典型的玩忽职守的行为方式。”

而对最新情况,曾军2020年1月7日的说法是“没想到的是,员工12月18日得悉要开会更换掉公司的基金管理人身份(他们一直对员工封锁此消息),感到公司势必破产、大家失业和国有资产损失殆尽,形势十分急迫,这时公司党支部和员工们站出来了!支部委员和书记主动找我,希望我交回公章证照、撤销诉讼,以便挽救公司(其实我对大股东国科控股和公司董事长不履职的诉讼就是要施压于他们来恢复公司业务)。我配合完成了这两件事后,党支部已于12月25日晚向国科党委提交了报告,请求首先全力恢复公司业务、挽救公司并尽快落实给我的承诺和合理诉求。中科院和大股东国科控股会马上采取措施予以纠正,让公司重获新生吗?至今已过去了13天,他们还没有回复,他们又将如何答复?”

我们了解到,国有全资企业国科控股在中科院创投和成果转化(武汉)基金的实际投入已达1.635亿元,如此状态不改变,巨额国有资产将可能损失殆尽吗?十余个地方政府对基金数十亿元的出资将面临巨大风险吗?这对已担任中科院创投董事长和总经理半年之久的张勇和曹慧涛,是一个必须负责任回答的问题。

来源: 科创新闻网 责任编辑:企投新闻网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科技品牌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科技品牌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科技品牌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科技品牌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3228852447@qq.com

创投管理机构管理层的责任是什么?

导读:近期,第一财经对中科院创投推动中科院成果转化及之后的困局、残局的持续报道,引发了我们对其中管理者的管理履职和应承担责任的关注。19年3月5日

近期,第一财经对中科院创投推动中科院成果转化及之后的困局、残局的持续报道,引发了我们对其中管理者的管理履职和应承担责任的关注。

19年3月5日第一财经在报道中提到“2017年9月,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筹备工作正式启动,得到有关部委和地方政府的支持,撬动资金总规模100多亿元,备投项目库里包括量子测量技术应用、大型先进质子治疗仪、高性能锂电池、激光电视、先进芯片技术等一批前沿项目。中科院创投时任总经理曾军认为,中科院虽然是科技成果的富矿,但必定还需要通过产业化最终变成财富...”。而公开信息显示中科院创投在19年1-4月期间获得了“中国最具潜力首次募集基金TOP10”、“18年度中国新锐创业投资机构TOP10”、“中国黑马基金TOP20”、“18年度中国最佳募资创投机构TOP10”等10个业内大奖,得到了同行的高度认可。

 时隔8个多月,19年11月18日第一财经在题为《中科院创投困局调查》的报道中提到“原计划今年6月30日封闭的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至今没有封闭,部分已经到位的地方出资要求撤资...,公司高管大换血、员工动荡流失。目前已有十余位员工向劳动仲裁机构提出仲裁申请,要求中科院创投补齐工资差额。同时,更多员工面临着降薪留职或立即离职的选择”。中科院创投前任总经理曾军及许多公司员工对引发公司困局原因的说法是“大股东个别领导故意不决策,任由现任领导班子长期不推进相关工作,导致基金至今未能封闭,应收的管理费没有收到;接着又拒绝执行原计划中的股东增资,导致资金要中断和错误地大量裁员的困境。”

19年12月24日第一财经在名为《两年,中科院创投如何变为残局》的后续跟踪报道中提到“张平(化名)是至今仍留在中科院创投的为数不多的员工之一...他却发现,现任管理团队在筹划更换GP及基金管理人。据他称,多数公司员工对此并不知情”。“而近期,中科院创投的员工还发现了7月15日就已担任公司总经理的曹慧涛居然在12月17日代表其他同业竞争公司国科科传(实为一空壳公司)签字的情况,成果转化母基金跳过中科院创投与地方投资机构广州开发区产业基金投资集团签约了。此时,留守员工的疑问是,中科院创投已经被放弃了?”对这样的总经理作为,公司董事会就不管管吗?

近日,我们联系了曾军,他在“曾军北京”的个人微博中也详细说明了个中原因:“原本公司各方面发展良好,但大股东国科控股现任董事长索继栓因要换我而自19年初一来就在捕风捉影地说我和公司有问题,而曹慧涛这半年来故意陷公司于困境和掏空公司的结果,正好进一步圆了他的说法。十分恶劣的是,索还在隐瞒欺骗院领导不负责任地将院成果转化基金的管理权转移给与曹慧涛关联的个人所控股的企业。能推卸责任对保住索的官位是最重要的,而公司和基金的好坏、地方政府出资人和研究所及员工的利益远不如保住他们的官帽子重要。这是将个人利益、面子凌驾于组织利益和国家事业之上的典型事例,也是国有企业极少数领导因所有权缺位而出现的一种较为典型的玩忽职守的行为方式。”

而对最新情况,曾军2020年1月7日的说法是“没想到的是,员工12月18日得悉要开会更换掉公司的基金管理人身份(他们一直对员工封锁此消息),感到公司势必破产、大家失业和国有资产损失殆尽,形势十分急迫,这时公司党支部和员工们站出来了!支部委员和书记主动找我,希望我交回公章证照、撤销诉讼,以便挽救公司(其实我对大股东国科控股和公司董事长不履职的诉讼就是要施压于他们来恢复公司业务)。我配合完成了这两件事后,党支部已于12月25日晚向国科党委提交了报告,请求首先全力恢复公司业务、挽救公司并尽快落实给我的承诺和合理诉求。中科院和大股东国科控股会马上采取措施予以纠正,让公司重获新生吗?至今已过去了13天,他们还没有回复,他们又将如何答复?”

我们了解到,国有全资企业国科控股在中科院创投和成果转化(武汉)基金的实际投入已达1.635亿元,如此状态不改变,巨额国有资产将可能损失殆尽吗?十余个地方政府对基金数十亿元的出资将面临巨大风险吗?这对已担任中科院创投董事长和总经理半年之久的张勇和曹慧涛,是一个必须负责任回答的问题。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科技品牌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科技品牌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科技品牌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科技品牌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3228852447@qq.com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