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您当前的位置: 科技品牌网 > 社会 > 正文
科技品牌网-移动版 首页

因离别时一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烈士儿子墓碑

时间:2019-04-06 11:27
分享到:

原标题: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现在可以确定了,40年前,两位烈士被安葬在边陲南疆的陵园中。750公里,这是他们的墓碑与老母亲的距离。

/ 金斌

编辑 / 屠雁飞

当看到天猫公益店的善款达到6500元时,詹丽雅总算舒了一口气。她是“跨越千里的团聚”项目的负责人,6500元是该项目的最低可执行标准,这意味着远在云南和贵州的两位烈士母亲,在这个清明,能够踏上为孩子的祭扫之路。

这一个清明,她们等了40年。

李龙芬还记得,1978年12月21日那天,送孩子去参军,临走时,她摸了摸儿子的头,儿子喊了他一声“妈”,转身就登上了前往部队的汽车。两个月后,她的儿子左仕权在战场上牺牲。

1979年2月,左仕权和朱家富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年仅21岁。

每一位走上战场的士兵,都有一位等着他们回家的母亲。这一等,就是40年。

三个月前,左仕权和朱家富的墓碑陆续被战友找到。如今,可以确定,两位烈士被安葬在边陲南疆的陵园中。750公里,这是他们的墓碑与老母亲的距离。

墓碑在哪里

李安富是遵义人,也是个老兵,1983年参军,新兵第一年就被拉上了战场,在那场发生在云南边陲的惨烈战役中,作为主攻团,一个营下来牺牲了82个战友。“战友在你身边倒下时的样子,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退役、转业,如今的李安富是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的志愿者,每年都会为烈士父母送去生活礼包。

去年,李安富来到贵州织金,从当地志愿者嘴里听说了左华国和李龙芬老两口。从对方口中,他第一次听到了左仕权的名字,同时也被托付去寻找烈士墓地。

儿子牺牲后,部队的连长将左仕权的遗物——衣服、行军床、烈士证明以及一张烈士墓的照片送到他们家后便离开了,并没有告诉这家人,究竟左仕权安葬在了何处。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多年来,家人一直将那张40年前部队连长送来的墓碑的黑白照,锁在自己房间里的木柜子里,层层包裹。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弟弟曾经去部队打听,但是左仕权所在的部队因为战斗减员严重,番号被撤销,一时无从查找。这一晃就是十几年了。

李安富几经周折,终于在战友群里找到了韩世莫,这个与左仕权同年参战的老兵告诉他,左仕权所在的团牺牲烈士安葬在云南的南溪烈士陵园。

几天之前,在另一个战友群里,昆明老兵田云山也打听到了朱家富的墓碑所在地,那个年轻的机枪手牺牲后被安葬在云南的金平烈士陵园,当这个消息传到500公里外的家里时,老母亲靠在墙边,泣不成声。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他吸引了敌人的火力

付显云当时和朱家富一起攻打高地,他们同在四连。

朱家富是1978年4月入伍,付显云比他晚了半年,“入伍后9天,就接到命令开赴到金平前线展开了训练。”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付显云是昆明人,朱家富是东川人,口音相近,年龄相同,两人很快成了朋友。在付显云眼中,朱家富勤快、聪明,跟所有的战友都处得非常好。

四连是前锋步兵连,后勤补给无法跟上,4公斤的干粮坚持了22天。

1979年2月28日早上,前进中的四连接到命令,要求在四个小时内拿下802高地,而这个时候,全连已经断粮7天,大家就靠缴获的一点食品充饥。

付显云回忆,进攻前,朱家富本来是在预备队的,“出发时,我看了他一眼,他朝我笑了笑。”

但在进攻时,主攻方向久攻不下,“连长带着预备队转入主攻,朱家富就跟着冲了上去。”当付显云从另一个方向攻上高地时,发现预备队已经在山头上了,“比命令提前了两个多小时。”

在阵地上,敌军留下了18具尸体,而四连在这场战斗中,牺牲了3人,朱家富就是其中之一。

后来,付显云找到通讯员,想打听一下朱家富牺牲时的情景,通讯员不想多说,只说当时短兵相接,攻击高地约半小时时,朱家富中了一梭子,当场就倒下了。后来救援队上去将他放在了担架上,但朱家富已经牺牲了。

朱家富被上级党委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追记三等功,在资料中记载,部队攻击受阻时,朱家富只身向敌高地的另一侧冲了上去,吸引了敌人火力,全班借敌火力转移之机,迅速接近敌火力点,全歼了敌人。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这一别,竟是永别

左仕权没有留下任何一张照片,但他一直活在父母的记忆里。

“他读到三年级就没有读了。”父亲左华国说,辍学后的左仕权在家里帮忙做农活。在入伍前,年轻力壮的左仕权在附近的三甲乡开山凿隧道。

“他看上去很调皮,其实内在很稳重的。”母亲这样评价自己的儿子。

后来左仕权自己报了名去参军。

入伍的前一天,父母和儿子步行到了镇上,他们所在的村子和镇上离得不算远,但是他们还是在镇上的招待所住了一晚。

李龙芬还记得那是1978年12月21日,她摸了摸儿子的头,儿子喊了她一声“妈”,转身就登上了前往部队的汽车。“他才去了一个月零三天,”左华国清晰地记着儿子从入伍到牺牲的时间。40年后,再次回忆起那一幕,这个朴实的农民迅速用手掌擦拭湿润的眼眶,鼻子用力吸气。

朱家富也是自己报名去参军的。

他有一个哥哥,长自己两岁,还有一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妹妹,父亲在他六岁时就因病去世,兄妹三人只靠母亲李三三一个人艰难地抚养。1977年底,初中毕业时,看到家中如此贫困,朱家富也不愿意再读书了,得知征兵的消息后,朱家富主动要求报名参军。

哥哥朱家友回忆,送弟弟去当兵的时候,从村里出发到乡里,走山路步行需要五个小时,“那天送到乡上后,弟弟说什么也不要我们再送,因为从乡里再走到可以坐车的地方,还要走七八个小时,如果再送,他担心我们当天就回不了家。”

就这样,朱家友远远地看着部队来的人,领着弟弟和其他7个兵走了,“他回了两次头,朝我们挥手,让我们赶紧回去。”

1979年2月22日,步兵左仕权牺牲。

1979年2月28日,机枪手朱家富牺牲。

两人的生命一同定格在21岁。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网络善款

左仕权出生在贵州织金的一个小乡村,那里群山环绕,放眼望去,全都是连绵不绝的山丘,每年春天,山上会开满映山红。那里至今依旧是国家级贫困县。

“那时家里的粮食都没有,家里还有七八口人,饿得没有饭吃,怎么可能走出大山。”左仕权的母亲想起那段岁月,真的是苦。这么多年,她不是没有想过去寻找自己牺牲的孩子,但是世代务农,没有多少经济来源的家庭,根本负担不起老母亲的这个心愿。

朱家富的母亲,从得知孩子牺牲之后,便一直念叨着要到儿子的坟上看看。“可是那个时候,怎么会有条件呢,国家也穷,老百姓也穷。”

在老家东川的金沙江边,人均只有五分地,只能种点水稻和苞谷,能解决吃饭问题就是最大的心愿。国家下发的抚恤金,虽然从每个月7块钱提高到了两千多块钱,但都被用来补贴家用。

几年前,老人摔坏了腿和其中一个眼睛,生活已经无法自理。

好在去年底,当地响应政府整村搬迁,全家人已经从农村搬进了安置新区,房子是三室一厅一厨两卫,和大儿子住在一起。

随着年事已高,且孩子安葬地被确认,两位烈士母亲想去为孩子扫墓的心愿愈加强烈。“这次如果不行,也许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孩子了。”左仕权的父亲说。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收到志愿者代为转交的两份申请后,在自己的关爱老兵基金天猫公益店发起了项目的凑款,该项目的责任人詹丽雅说,帮助烈士母亲为孩子扫墓的项目,主要通过天猫和支付宝的线上渠道筹集善款,整个活动的预算是47520元,最低执行标准是6500元。

很快,6000多位买家在天猫店捐出了善款,共同弥补这个延续了40年的遗憾。

重逢

得知要去给只在照片上见过的叔叔扫墓,朱家友的大儿子提前一天,骑着摩托车,走了两个多小时路,回到金沙江边的曾经的老家田坝村,在自家的老屋后面装了一包土,又在老家打了一壶酒。

3月31日,朱家富的母亲,87岁的李三三从云南东川的家里出发,在公益组织志愿者和当地退役军人事务局的陪同下,经过两天路程,于4月2日到达云南边陲的金平烈士陵园。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李三三没说话,只是一把又一把地抓起家乡的土,撒在儿子的墓碑前。

第二天,从贵州织金奔波了3天的李龙芬到达云南红河的南溪烈士陵园,这个80多岁的老人终于第一次摸到了孩子的墓碑,她颤抖着嘴唇,不断地低声说着“这里的风景好啊,这里的风景好啊。”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当家人祭拜孩子时,李龙芬躲到了远处,独自望向远山。40年前,那里曾是孩子为国捐躯的地方。

40年后的重逢,烈士永垂不朽。

 

相关评论:

青山峻峰:我们的幸福生活都来之不易,祖国和人民都不能忘记为祖国牺牲的烈士更不能让他们的家属心寒,希望各个媒体一直不断的多多报道一下为祖国牺牲的英烈,不要总是去报道戏子,这个离了,那个和谁结婚了,谁谁穿的什么出现在那了,简直太恶心人了,多么希望关于戏子永远不要在各媒体上出现,更多的看到的是宣传为祖国献身的英烈事迹,和有关英烈家属的生活事迹!

用户6885220776910:我觉得国家在清明节前一天降半旗向抗日战争、出甸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对印战争、对越自卫反击战牺牲的烈士致敬,一个国家可以没有戏子不能没有英雄,也让后人明白现在幸福来自不易啊

ccnn666666:致敬英雄,国家要善待烈士们的家人[祈祷]

小石头40385414:79年战后我们部队撤到南溪河休整,对面就是南溪河烈士陵园。当时是临时修建的,土堆+木牌子。主要是42师的烈士。第一次去瞻仰,突然看到一块木牌上写着:金保升烈士之墓。真难相信,三个月前我们分手,从昆明步兵学院奔赴自己的部队去参战。他是天津人,副指导员。说好的战后还要回来继续学习呢,没想到那一别就是永生。

用户3534414068582:今天 清明节 我去东山陵园扫墓 发现一烈士墓 墓碑上只有名字 薛洪德烈士 某某部队 没写是那里人 我特意过去扫了墓 我就纳闷了 为什么不进烈士陵园 等等一大堆疑问……

来源: 电商在线 责任编辑:企投新闻网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科技品牌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科技品牌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科技品牌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科技品牌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3228852447@qq.com

因离别时一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烈士儿子墓碑

导读:原标题: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现在可以确定了,40年前,两位烈士被安葬在边陲南疆的陵园中。750公里

原标题: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现在可以确定了,40年前,两位烈士被安葬在边陲南疆的陵园中。750公里,这是他们的墓碑与老母亲的距离。

/ 金斌

编辑 / 屠雁飞

当看到天猫公益店的善款达到6500元时,詹丽雅总算舒了一口气。她是“跨越千里的团聚”项目的负责人,6500元是该项目的最低可执行标准,这意味着远在云南和贵州的两位烈士母亲,在这个清明,能够踏上为孩子的祭扫之路。

这一个清明,她们等了40年。

李龙芬还记得,1978年12月21日那天,送孩子去参军,临走时,她摸了摸儿子的头,儿子喊了他一声“妈”,转身就登上了前往部队的汽车。两个月后,她的儿子左仕权在战场上牺牲。

1979年2月,左仕权和朱家富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年仅21岁。

每一位走上战场的士兵,都有一位等着他们回家的母亲。这一等,就是40年。

三个月前,左仕权和朱家富的墓碑陆续被战友找到。如今,可以确定,两位烈士被安葬在边陲南疆的陵园中。750公里,这是他们的墓碑与老母亲的距离。

墓碑在哪里

李安富是遵义人,也是个老兵,1983年参军,新兵第一年就被拉上了战场,在那场发生在云南边陲的惨烈战役中,作为主攻团,一个营下来牺牲了82个战友。“战友在你身边倒下时的样子,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退役、转业,如今的李安富是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的志愿者,每年都会为烈士父母送去生活礼包。

去年,李安富来到贵州织金,从当地志愿者嘴里听说了左华国和李龙芬老两口。从对方口中,他第一次听到了左仕权的名字,同时也被托付去寻找烈士墓地。

儿子牺牲后,部队的连长将左仕权的遗物——衣服、行军床、烈士证明以及一张烈士墓的照片送到他们家后便离开了,并没有告诉这家人,究竟左仕权安葬在了何处。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多年来,家人一直将那张40年前部队连长送来的墓碑的黑白照,锁在自己房间里的木柜子里,层层包裹。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弟弟曾经去部队打听,但是左仕权所在的部队因为战斗减员严重,番号被撤销,一时无从查找。这一晃就是十几年了。

李安富几经周折,终于在战友群里找到了韩世莫,这个与左仕权同年参战的老兵告诉他,左仕权所在的团牺牲烈士安葬在云南的南溪烈士陵园。

几天之前,在另一个战友群里,昆明老兵田云山也打听到了朱家富的墓碑所在地,那个年轻的机枪手牺牲后被安葬在云南的金平烈士陵园,当这个消息传到500公里外的家里时,老母亲靠在墙边,泣不成声。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他吸引了敌人的火力

付显云当时和朱家富一起攻打高地,他们同在四连。

朱家富是1978年4月入伍,付显云比他晚了半年,“入伍后9天,就接到命令开赴到金平前线展开了训练。”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付显云是昆明人,朱家富是东川人,口音相近,年龄相同,两人很快成了朋友。在付显云眼中,朱家富勤快、聪明,跟所有的战友都处得非常好。

四连是前锋步兵连,后勤补给无法跟上,4公斤的干粮坚持了22天。

1979年2月28日早上,前进中的四连接到命令,要求在四个小时内拿下802高地,而这个时候,全连已经断粮7天,大家就靠缴获的一点食品充饥。

付显云回忆,进攻前,朱家富本来是在预备队的,“出发时,我看了他一眼,他朝我笑了笑。”

但在进攻时,主攻方向久攻不下,“连长带着预备队转入主攻,朱家富就跟着冲了上去。”当付显云从另一个方向攻上高地时,发现预备队已经在山头上了,“比命令提前了两个多小时。”

在阵地上,敌军留下了18具尸体,而四连在这场战斗中,牺牲了3人,朱家富就是其中之一。

后来,付显云找到通讯员,想打听一下朱家富牺牲时的情景,通讯员不想多说,只说当时短兵相接,攻击高地约半小时时,朱家富中了一梭子,当场就倒下了。后来救援队上去将他放在了担架上,但朱家富已经牺牲了。

朱家富被上级党委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追记三等功,在资料中记载,部队攻击受阻时,朱家富只身向敌高地的另一侧冲了上去,吸引了敌人火力,全班借敌火力转移之机,迅速接近敌火力点,全歼了敌人。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这一别,竟是永别

左仕权没有留下任何一张照片,但他一直活在父母的记忆里。

“他读到三年级就没有读了。”父亲左华国说,辍学后的左仕权在家里帮忙做农活。在入伍前,年轻力壮的左仕权在附近的三甲乡开山凿隧道。

“他看上去很调皮,其实内在很稳重的。”母亲这样评价自己的儿子。

后来左仕权自己报了名去参军。

入伍的前一天,父母和儿子步行到了镇上,他们所在的村子和镇上离得不算远,但是他们还是在镇上的招待所住了一晚。

李龙芬还记得那是1978年12月21日,她摸了摸儿子的头,儿子喊了她一声“妈”,转身就登上了前往部队的汽车。“他才去了一个月零三天,”左华国清晰地记着儿子从入伍到牺牲的时间。40年后,再次回忆起那一幕,这个朴实的农民迅速用手掌擦拭湿润的眼眶,鼻子用力吸气。

朱家富也是自己报名去参军的。

他有一个哥哥,长自己两岁,还有一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妹妹,父亲在他六岁时就因病去世,兄妹三人只靠母亲李三三一个人艰难地抚养。1977年底,初中毕业时,看到家中如此贫困,朱家富也不愿意再读书了,得知征兵的消息后,朱家富主动要求报名参军。

哥哥朱家友回忆,送弟弟去当兵的时候,从村里出发到乡里,走山路步行需要五个小时,“那天送到乡上后,弟弟说什么也不要我们再送,因为从乡里再走到可以坐车的地方,还要走七八个小时,如果再送,他担心我们当天就回不了家。”

就这样,朱家友远远地看着部队来的人,领着弟弟和其他7个兵走了,“他回了两次头,朝我们挥手,让我们赶紧回去。”

1979年2月22日,步兵左仕权牺牲。

1979年2月28日,机枪手朱家富牺牲。

两人的生命一同定格在21岁。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网络善款

左仕权出生在贵州织金的一个小乡村,那里群山环绕,放眼望去,全都是连绵不绝的山丘,每年春天,山上会开满映山红。那里至今依旧是国家级贫困县。

“那时家里的粮食都没有,家里还有七八口人,饿得没有饭吃,怎么可能走出大山。”左仕权的母亲想起那段岁月,真的是苦。这么多年,她不是没有想过去寻找自己牺牲的孩子,但是世代务农,没有多少经济来源的家庭,根本负担不起老母亲的这个心愿。

朱家富的母亲,从得知孩子牺牲之后,便一直念叨着要到儿子的坟上看看。“可是那个时候,怎么会有条件呢,国家也穷,老百姓也穷。”

在老家东川的金沙江边,人均只有五分地,只能种点水稻和苞谷,能解决吃饭问题就是最大的心愿。国家下发的抚恤金,虽然从每个月7块钱提高到了两千多块钱,但都被用来补贴家用。

几年前,老人摔坏了腿和其中一个眼睛,生活已经无法自理。

好在去年底,当地响应政府整村搬迁,全家人已经从农村搬进了安置新区,房子是三室一厅一厨两卫,和大儿子住在一起。

随着年事已高,且孩子安葬地被确认,两位烈士母亲想去为孩子扫墓的心愿愈加强烈。“这次如果不行,也许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孩子了。”左仕权的父亲说。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收到志愿者代为转交的两份申请后,在自己的关爱老兵基金天猫公益店发起了项目的凑款,该项目的责任人詹丽雅说,帮助烈士母亲为孩子扫墓的项目,主要通过天猫和支付宝的线上渠道筹集善款,整个活动的预算是47520元,最低执行标准是6500元。

很快,6000多位买家在天猫店捐出了善款,共同弥补这个延续了40年的遗憾。

重逢

得知要去给只在照片上见过的叔叔扫墓,朱家友的大儿子提前一天,骑着摩托车,走了两个多小时路,回到金沙江边的曾经的老家田坝村,在自家的老屋后面装了一包土,又在老家打了一壶酒。

3月31日,朱家富的母亲,87岁的李三三从云南东川的家里出发,在公益组织志愿者和当地退役军人事务局的陪同下,经过两天路程,于4月2日到达云南边陲的金平烈士陵园。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李三三没说话,只是一把又一把地抓起家乡的土,撒在儿子的墓碑前。

第二天,从贵州织金奔波了3天的李龙芬到达云南红河的南溪烈士陵园,这个80多岁的老人终于第一次摸到了孩子的墓碑,她颤抖着嘴唇,不断地低声说着“这里的风景好啊,这里的风景好啊。”

离别时他回头喊了声“妈”,40年后,老母亲千里寻找烈士儿子墓碑

当家人祭拜孩子时,李龙芬躲到了远处,独自望向远山。40年前,那里曾是孩子为国捐躯的地方。

40年后的重逢,烈士永垂不朽。

 

相关评论:

青山峻峰:我们的幸福生活都来之不易,祖国和人民都不能忘记为祖国牺牲的烈士更不能让他们的家属心寒,希望各个媒体一直不断的多多报道一下为祖国牺牲的英烈,不要总是去报道戏子,这个离了,那个和谁结婚了,谁谁穿的什么出现在那了,简直太恶心人了,多么希望关于戏子永远不要在各媒体上出现,更多的看到的是宣传为祖国献身的英烈事迹,和有关英烈家属的生活事迹!

用户6885220776910:我觉得国家在清明节前一天降半旗向抗日战争、出甸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对印战争、对越自卫反击战牺牲的烈士致敬,一个国家可以没有戏子不能没有英雄,也让后人明白现在幸福来自不易啊

ccnn666666:致敬英雄,国家要善待烈士们的家人[祈祷]

小石头40385414:79年战后我们部队撤到南溪河休整,对面就是南溪河烈士陵园。当时是临时修建的,土堆+木牌子。主要是42师的烈士。第一次去瞻仰,突然看到一块木牌上写着:金保升烈士之墓。真难相信,三个月前我们分手,从昆明步兵学院奔赴自己的部队去参战。他是天津人,副指导员。说好的战后还要回来继续学习呢,没想到那一别就是永生。

用户3534414068582:今天 清明节 我去东山陵园扫墓 发现一烈士墓 墓碑上只有名字 薛洪德烈士 某某部队 没写是那里人 我特意过去扫了墓 我就纳闷了 为什么不进烈士陵园 等等一大堆疑问……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科技品牌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科技品牌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科技品牌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科技品牌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3228852447@qq.com

相关阅读